<acronym id="cok4a"><s id="cok4a"></s></acronym>
  • <xmp id="cok4a"><nav id="cok4a"></nav>
  • <blockquote id="cok4a"></blockquote>
    <label id="cok4a"></label>
  • 思想何以喻为“花”

    发布时间:2021-05-10 08:56:20  |  来源:学习时报  |  作者:商志晓  |  责任编辑:申罡

      思想被比喻为“花”,为人们熟知,为大家常用,故多见“思想之花”“精神之花”等表述。在人类认识史中,将思想与花关联起来的言辞并不鲜见,如黑格尔把哲学视为“最盛开的花朵”。人们记忆尤深的,是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所论:“它虽然在某个时候一定以铁的必然性毁灭自己在地球上的最美的花朵——思维着的精神,而在另外的某个地方和某个时候一定又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把它重新产生出来。”这段论述中的“地球上的最美的花朵——思维着的精神”,引人瞩目。尽管后来有“物质的最高精华——思维着的精神”的改译,但并未影响人们对“美的花朵”的铭记。
      以“花”喻之,不限于思想,不止于精神,还有“人是自然界的花朵”“城市是中世纪的花朵”等类似的表达。推而广之,更有用“花”比喻各种事物、指称人的心情与状态的描写,如“兰居幽谷,虽孤独亦芬芳;梅开偏隅,虽寂静亦流香”,写的是花,倡颂的则是一种淡泊、达观、自如的人生态度,可谓“人生如花”。凡此种种,皆可视为“花喻”(用“花”来比喻)。而无论是表征人,还是谓指事物,“花喻”所透现的,多是真切的赞颂,概为真情的欣赏。“花”之所意是褒扬,“花”之所蕴是期望。像“人是自然界的花朵”,此处“花朵”所着意的,是对作为自然界之精灵的人的高度称许,是对尊贵于万事万物的人的充分肯认。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的一段话,算是一种完美诠释:“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动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聚焦到思想身上,“花喻”的必要与意义何在呢?这可从两个方面来看。一看外在直观形象。花是美丽精彩、赏心悦目的,思想如花,同样是美丽精彩、赏心悦目的。与花之美好、秀丽拟同,思想杰出而优异。二看内在活力动能。花是鲜活的孕育,是律动的成长,思想如花,同样是鲜活的孕育,是律动的成长。与花之生机盎然、精气充盈应和,思想亦显蓬勃朝气、丰沛活力。由此可见,“花”喻思想,在于花之鲜翠娇艳、恬静清香,在于花之优雅自如、馥郁芬芳,在于花乃舞动的精灵,在于花是灿烂的生命。因花的绚丽、高洁与纯情,多少文人骚客留下无数精美诗文,寄予无限赏誉和美好想望。在刘禹锡笔下,“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王冕眼中的梅花,“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他们写的是花,表喻的却是花与人的关联,是人对花的喜好、看重甚至迷恋,是人从花的风采中获得的感悟与熏染,是人在花的气韵中得到的思考与启迪。
      将思想与花进行比附是必要的,却还是很不够的。思想与花的联结,既可予以外在对照,更应注重内在契合。思想喻“花”之所以可行,还在于二者具有诸多共性特征。我们循其相仿之处深化检视,可见思想与花的类似生长轨迹,察视二者生成逻辑上的牵连。此中的共性契合与逻辑牵连,足可助显“花”喻思想之缘。概而言之,大致有三。
      一为扎根深厚的“土壤”。思想的土壤是生活与实践,是人的活动与行为,是丰富多姿的社会变迁与如火如荼的发展进程;花的土壤在坚实的大地,在空气、阳光和水分,在适宜的环境与合意的生态。二者的“土壤”虽有差异,然而在本质上则是相通的。无论是思想还是花,都务必把根须深扎于“土壤”之中,务必使自身立足于坚固基础之内。否则,思想无根,必然枯萎;花无本,注定凋零。唯有深厚“土壤”的栽培,才有思想的宣扬,才有花的开放。
      二为依托健全的“机体”。思想的“机体”是人这个主体,主体或个人或群体或人类,自身须健全、健康、健壮,唯此方能成长为融会着经验、智慧与价值追求于一体的见识与定力;花的“机体”是植物体本身,植物体务必续存生长潜能,抱持枝繁叶茂的冲动与力量,方能结出万紫千红的似锦花簇。思想与花的“机体”虽全然不同,却有着类同的生命机理,有着相近的发育路径。健全的“机体”是可靠的依托,赖有“机体”的健壮与活力,思想或花才有源源不绝的血脉流淌,才有生长的摇篮和栖身的家园。
      三为集聚“精华”而绽放。思想吸纳的“精华”,来自根须深扎的“土壤”,借助“机体”的加工助力,在汲取养料的过程中淬炼出真知灼见,结出丰硕的思维成果;花所吸纳的“精华”,有远端“土壤”的供给,更主要源自“机体”的奉献与支撑,采集于植物体的根须、枝干和茎叶,达至所求的花开盛景。思想与花蕴含着的“精华”,尽管在成分与构造上不同,但都成其内在的血脉与筋骨,终成臻于至善的精彩。集聚“土壤”中的“精华”并凝结“机体”里的气血,思想由行稳以致远,花从含苞到怒放。
      凭借“土壤”“机体”的筑底支撑,仰赖“精华”的摄取与酿造,“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得以生发,“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由以呈现。是“土壤”“机体”与“精华”一线相牵,在思想与花之间构建起了通达的桥梁。
      思想被比喻为“花”,称颂的是思想的精彩与神韵,凸显的是思想的灵性与魅力。进一步看,与其说思想是集聚“精华”而绽放,毋宁讲思想本身就是“精华”。亦如花是植物体之“精华”,思想乃人之“精华”,是人之“精华”的纯化与呈现,是人之精妙绝伦优长的提炼与升华。思想喻“花”,根本在于是以“精华”喻之,是以“精华”视之。
      花是自然界美物,人是天地造化之恩惠,思想是人世间最高等级的精品。思想是物质世界向精神世界飞跃、精神世界达到至高境界的精美创造。当自然界的发展进展到人及其思维诞生的时代,以人的物质生活和实践活动为基础,在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整个人类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部思想(思维)的历史”。也正是在此种意义上,马克思称真正的哲学是“自己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是“文化的活的灵魂”。这些经典论断,足可启迪并引领我们的思考向深度进发。

    分享到:

    2021澳门现场直播+开奖记录,澳门精准免费资料大全2021年,澳门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奖88